第一财经:领航新征程
发布人:陈月艳  发布时间:2018-03-26   浏览次数:13

优化提升长三角的区域合作



第一财经APP•2018-03-07 21:03

       区域合作具有促进要素优化配置、提升潜在生产力的积极作用。区域合作还在既有生产力水平下,大大方便了城乡居民,提高了居民幸福感。

       区域合作的实质是围绕商品要素自由流动而展开的正和博弈。这里的关键是创新制度供给,积极优化提升区域治理水平,具体或可有四个方面的“着力”:着力创新体制机制,降低商品要素自由流动的交易成本;着力增强政府服务,造就有利于商品要素自由流动的环境氛围;着力优化政府监管,保障和促进市场充分竞争;着力实施政府间的双边及多边合作,促进公共与私人资源的高效配置和运营。

       长三角三省一市已形成了富有个性特色的发展格局,从而能够在无缝对接的区域合作中,收获比以前更大的利益。中国经济发展正在进入消费景气时期,知识与服务的重要性凸现,城市则是知识与服务的重要载体。

       上海是长三角的知识与现代服务业高地,具有引领优势;江苏和浙江作为全球先进制造业高地,安徽作为长三角发展的腹地,均具有非常旺盛的知识和现代服务业需求。江浙皖是能与上海形成最低交易成本和最大经济往来利益的发展腹地,足以成为上海打造全球卓越城市的坚实支撑,上海也将是江浙皖现代化道路上的要素高地、对外通道和展示窗口。供需之间互为因素,互为促进,互为相长,长三角四省市将因区域合作而得到更快发展。

       向往更大的自身利益是长三角区域合作的基本动力,各自不可避免地有自己的小九九进而形成博弈关系。但毕竟合则两利,分则两弊,因此长三角区域合作一定是一种合作博弈关系。即在重大发展取向上实施充分的双边和多边协商,形成一致行动框架的合作关系;而在具体利益层面上则不妨依然具有一定的竞争关系,形成各自的市场利益分配格局。由此导致的一种理想局面是,努力在整体利益最大化中,实现各自利益最大化。但理想化局面通常难以达成,因此更为常见的是努力不损害另一方利益前提下、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从而等效于实现整体利益最大化。

因此,强调区域合作并不避讳各自先打好自己的如意算盘。而且,各自的如意算盘正是区域合作的基点。正是以此为出发点,才能展开沟通、协商,然后在开诚布公的交往中互相让步,互相支持,实现共赢。作为浙江来说,努力向上海靠拢学习,一定是长期利益之所在。

积极促进和优化区域竞争

竞争是区域经济关系的基本层面。处理区域间经济关系,首先就是积极保护各方产权及其合法权益,不搞地方保护主义,依法依规处置违法事件;依法不干预、不介入微观经济活动,不实施有可能影响公正展开商业活动的各种补贴和歧视性政策。而在这种情况下,事实上将形成区域间的充分竞争格局,夯实区域合作基础。

积极有效的区域竞争将促进区域合作。保护和促进微观层面的充分竞争,其本身即是区域合作的一个基本诉求。同时在一些特定领域如基础设施、流域管理、市场环境一致性建设等,各方在长期的发展当中,越来越认识到只有通过合作才能具有较高的投入产出。

竞争与合作是市场经济格局下的区域经济关系常态。有分有合,分分合合,从而不断在更高水平上优化提升区域经济关系。且区域竞争不同于企业竞争,目标是形成“没有输家的共赢”,或者说是形成一种“总和的共赢”。所以积极充分的市场竞争,将有利于促进合作,积极的双边和多边合作则将进一步优化竞争。

积极构建多重主体的区域合作联动架构

区域合作是比较特殊的一个经济社会发展领域。这一领域具有多重主体,即政府、非营利性机构、企业和个人。政府在促进区域合作中具有双重身份,既是舵手,又是桨手,必须避免两手功能的混淆。非营利性机构是区域合作局部领域的组织者和实施者,必须避免以其自身利益影响公正性。企业及相应主体是区域合作的微观主体,关键是诚信、依法,善于增进对方利益而与之形成长期的战略合作。个人作为微观主体,亦是区域合作的具体实施者和受益者。

政府是建构多重主体的区域合作联动架构的关键。政府担负着推进区域合作的领导和组织职能,必须深入调查研究,发现和解决问题;必须具有战略思维,善于大处着眼、小处入手,实施和推进区域合作博弈。政府还应积极制定相应规划、政策和协议,组织相应的督查、检查、考核和追责,积极建设发展环境,达到“曲率半径处处一致,摩擦系数点点较小——又圆又滑”的要求。

确立正确的价值准则和行为方式非常重要。正确理解及尊重对方的利益诉求,并不能以自己的利益诉求去否定和贬损对方的利益诉求。正确、充分地理解对方的博弈行为,只要这种博弈行为是基于法律和基本的道德框架之内,就是无可非议的。应该清楚认识到,任何长期稳定的合作,均是建立在双方共同利益基础上的,而共同利益也正是区域合作的长期激励。

对于发展水平相差悬殊的合作弱势方而言,应该摈弃自恋、自卑和依赖对方等心态。因为任何一方均非理所当然地必须帮你,能无条件帮你的人只能是你自己。积极展现和销售自身的优势和强项,努力从增进对方利益的角度,挤入对方体系。对于发展水平较高一方而言,应该摈弃自高自大、自以为是等心态,谦恭诚恳地对待发展水平较低一方;或许今天是自己帮别人,明天就会是别人帮自己;且在充分竞争的市场体系中,帮别人就等于帮自己。

区域合作必须发挥多层面主体的积极性。沪杭高速公路1998年通车以来,交接处一直有两个收费站。这两个收费站的问题,虽有10多年前《解放日报》批评此事,却至今仍未解决。

创新区域合作的体制机制

具体需要创新的体制机制有:

——创新规划合作的体制机制。其实质是区域开放,建立经济社会发展的全面合作关系。建立重大规划通报、协商和征求意见的机制,建立相关规划衔接共编机制。

——创新要素合作的体制机制。关键是注重长远利益,优势互补。确保资本、技术、人员的无障碍流动,积极创造较好保障条件;推进自然资源的最佳利用,建立优势互补及相应补偿机制,构建长期的、基于共同利益的友好合作关系。浙江曾在安徽地底下挖煤,在安徽土地上建起煤矿公司,上海把港口建在浙江土地上等,都是要素合作的典范。

——创新利益协调的体制机制。建立具体事项的基层自我沟通协调和处置机制,力争矛盾不上交不转移不扩大。正确对待边界纠纷和冲突,努力做到不护短及公正公平。妥善对待和处置利益受损方的自我救济。

促进区域合作新热点的加快进展

今后一段时期,长三角区域合作博弈将有三大热点:一是知识生产及其传播应用合作,包括科研、教育、人才等方面的全面合作;上海是长三角知识生产高地,江浙皖是上海知识销售应用的最佳客户;二是服务发展合作,包括公共服务及商业服务等;上海不断提高金融资本等现代服务业水准,具有不尽需求和挑剔的江浙皖客户群,是上海现代服务业发展的重要促进因素;同时江浙皖也积极向上海提供生态旅游等服务;三是城市发展合作,包括地铁、轻轨等城市基础设施合作,以及城乡结构体系优化、城市管理合作等。

各地应积极把热点或潜在热点作为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区域合作博弈的重要抓手,共同制订规划和实施细则,努力破除合作中的体制机制和技术性障碍,切实提升热点合作水平。

(作者系浙江省信息化和经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首席专家研究员)